新闻中心 >>
陶艺文化之旅 探寻石湾公仔的佛山印记
---发布人:广佛都市网---浏览次数:2740---时间:2014-07-01---

雨后的佛山,格外凉爽。晚饭后,市民阿康带着女友阿静前往家附近的文华公园纳凉。走到岭南明珠雄狮广场上,看到“群狮”旁边放着二组陶艺作品,好奇的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解读这些陶艺。

  “两条粗狂的线条围成一个红色大圈,圈内有一只突出的大眼睛,眼睛左侧用黑线划出两条弯弯月牙……”,阿康心想:应该是鱼的造型吧?相应的方向,又有一件大小相似的陶艺,只见几个五颜六色、不同形状的陶瓷块堆放在一起,这让阿康越发不能猜出,这件陶艺表现何意……经专业人士解读,这组作品被诠释成龙的眼睛和龙的前额。对于这种解读,阿康和阿静顿时惊讶了……这是我们熟悉而易读懂的石湾陶艺吗?

  近年来,随着佛山政治、经济、文化高速发展,作为地标的城市雕塑备受人们的关注,尽管佛山没有像潘鹤雕塑名家创作的大型城市雕塑,但佛山这座千年陶都,无论城市街道、还是博物馆、艺术馆或佛山收藏家家中,少不了石湾陶艺的身影。

  佛山人爱石湾陶艺,爱得痴狂:看到祖庙梁上栩栩如生的瓦梁脊公仔,不住地为本土艺术倾倒、自豪;当看到不协调、缺乏美感的陶艺,人们只能摇头,过后大多陶艺则被人遗忘。沿着陶艺之城市之美,记者本周进行了一次陶艺文化探寻之旅。

  地点:禅城区岭南明珠雄狮广场

  体会:看不懂的陶艺也是艺术困惑

  散步回家的阿康,把理解不透的二组陶艺发到微信群中,请求解读。很多朋友作出了不同的解释,有人说像“儿童公园的卡通玩具”,也有人说另一组是“新浪网站的标志”,更有人搞怪般地说“模仿日本漫画的造型”……

  本周二,记者专程走访实地一探究竟。似乎各种造型解释都有一定道理,但看到雄狮广场中央的雄狮主要标志,创作者的初衷应该是龙的眼睛和龙的前额。一向亲民的石湾陶艺,此次遭遇人们的不解。矗立在这两座小雕塑的两旁则是两尊高达十多米的群狮雕塑。记者看到,由陶瓷制作的大型雄狮造型,大块面的表现手法存在明显的拼接线,远远望去,雄狮如同穿上打满补丁的衣衫,整体缺乏流畅感。石湾公仔擅长以小见大,特别是对人物衣纹线条刻画极其细腻,然将这种细腻感表现在块面结构的雕塑,似乎是不相称的。

  诚然,佛山城市里有关石湾陶艺材质的城雕并不多,石湾公仔柱、《亚洲艺术之门》先后成为佛山文化的标志性建筑。石湾陶艺是够做成城市大型雕塑,一直备受艺术界争议,有关讨论也持续了五年之久。

  看过这二组陶艺的佛山设计师李剑认为,“石湾公仔柱、《亚洲艺术之门》这些作品,解决了雕塑块面结构以及在局部中放置比例合适的小公仔,形成了一个有意思的城市艺术”,但如果将一个具体的动物或人物造型进行造型放大,很难在大块面结构上获得完美的展示,用铸铜等方式或许会好一些,“从目前来看,石湾陶艺掌握的技术上还不能达到雕塑所能体现的效果,或许以后可以。”对此,广州美院大学城美术馆馆长左正尧也有同样的看法。

  地点:无数艺术展

  体会:美与“不美”艺术画册的比较

  据不完全统计,佛山每天有五至十场规模不等的艺术展览举行,不少公立艺术馆、博物馆以及私人艺术馆,每天都上映着来自不同地域、不同文化风格的艺术展,一些著名艺术馆,艺术家的画展排期已推迟到明年。

  南海退休干部陈佳告诉记者,这几年,石湾陶艺的大师艺术展,几乎都会去看。看完一场展览就会领回一本艺术画册,“画册积攒多了,便装了一书柜,很多亲朋好友都希望翻看这些书籍,小孙子也喜欢看这些画册上的陶艺公仔……”

  可以想象,艺术展以及艺术画册,已成为人们获取艺术滋养最直接的方式,“一个展览展出一周,但活动结束后,人们只能从画册中了解艺术家的作品以及个人艺术风格。”

  美好的画册给人美好的艺术享受,然后缺乏美感的画册却让人显得无奈而伤神。陶艺家阿明清晰记得,去年佛山出了一本石湾陶艺大型画册,展示了明清至今诸多陶艺名家的代表作,然而这些看上去包装精美的画册却雷倒了佛山所有的艺术家。“拍摄角度不对,没有吃透石湾陶艺的神韵感,我最喜欢的《鹌鹑》被拍成一只身材臃肿的老母鸡,失去了石湾动物陶塑惟妙惟肖、传神的特点,美妙绝伦的釉色被拍得黯淡无光,没有丝毫的美感,稍微懂点审美的人,光看图片都不会喜欢这些作品,本地人不喜欢看,何况北方人呢?倘若这样的艺术画册流传到北方艺术界,只能被他人轻视了石湾陶艺的真正价值。”

  记者看过这本书,确实如阿明所言,大部分的石湾陶艺作品拍摄缺乏专业性,勾图细节粗糙,一些流传在世的精品被拍得走了样。

  这是石湾陶艺诸多画册中一个特例,实际上很多艺术家一生会做很多本个人画册,自己掏钱,自然会对作品的拍摄有着很强的审美要求,但也有人指出,很多艺术家考虑的是短期效应,办一次画展做一本简单画册了事,为的是让作品展示出来,对于书册的装潢设计、作品的文化解读,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

  去年佛山陶艺家曾力、曾鹏出了一本名为《匠器》的艺术画册,序言则是广州美院教授刘庆元、樊林分别撰文 ,图片排版并没有罗列自己的所有作品,极讲究光影下作品的呈现,空间中的大氛围、局面的细节化、都被拿捏得非常得当。此书一出,被业内称为近年来很有文化品位的一本艺术画册。

  事实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泽棉、廖洪标、潘柏林出版的一些艺术画册中,也具有一定的艺术代表性。潘柏林告诉记者,一本艺术画册不仅仅记录了艺术家作品风采,更多地展示了艺术家的艺术修养以及他对于美学、文学等综合方面的素养体现。

  地点:顺德藏家家中

  体会:用刘传精神引领陶艺新时代

  在石湾收藏界,人们公认明清时期代表作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传的作品是当今石湾古董级珍品,但凡它们的出现,都会引起社会不小的轰动。

  上周二,记者与陶艺家温俊峰等人来到顺德一藏家中,脍炙人口的《李逵提斧》、《屈原》、《读书郎》、《喜鹊》等石湾代表品放在博古架上最显著的位置。温俊峰看到刘传的原作《李逵提斧》时,大为惊讶,“太传神了,尽管这件作品现在还有人注浆制作,并在很多回忆性展览中展出,但看过这件原作后,你会发现那些现代精品皆是浮云。”

  当今艺术界,人们对于陶艺作品原作好还是精品好时,大费脑筋。看到刘传的那尊高约1米的精品《屈原》时,或许你会有答案了。

  在记者看来,在刘传所处的年代,用龙窑的传统工艺创作一件红釉表现绝佳、高达一米多的人物陶艺,在石湾陶艺的工艺领域是一个高峰;谈及艺术造诣,《屈原》在石湾陶艺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温俊峰评价道:“过去的艺人创作时很随意,塑造的人物造型多源于公仔书或粤剧中的人物造型。当郭沫若知道刘传创作《屈原》后,主动给大师打下手,为他找屈原的生平资料以及战国时期楚人的衣着服饰资料,刘传根据这些资料让作品力求符合屈原当时的生活环境。”不仅如此,刘传在作品中还赋予了“屈原”更多的精神内涵。创作期间,刘传谦虚地与其他艺术家集体讨论,这种严谨是过去艺人们所没有的。

  尽管这是件难得一见的精品,但它已作为经典陶艺,反观我们很多陶艺家的限量精品,其认真严谨态度与刘传相差甚远。“这与年代有关,更多的是艺术大家的个人魅力所致,如果石湾陶艺人多向刘传学习,相信石湾陶艺又将引领一个新时代的风云……”

  在刘传的时代,石湾陶艺界没有限量精品的提法,但后人常说:”刘传做的每一件精品陶艺,每件都会精细修改,人物的毛发每件皆不同,各有各的风韵,而现在陶艺家所做的限量精品远远不如刘传创作精品,刘传的精品相当于现在陶艺家的半原作。”不仅仅刘传的作品,当我们频繁地欣赏红色题材的陶艺展时,特别是文革作品展时,我们所展出的现代精品,看的是型,却缺了昔日的神韵,或许这种神韵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复存在,但现代陶艺家们所做的应该用刘传精神打造一个石湾陶艺新时代。

[ 返回 ]